打印

听不进真警察劝阻,女子向假警察转款1.3万

0

听不进真警察劝阻,女子向假警察转款1.3万

12月21日,资阳民警杨博翻出手机记录,上面显示从12月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多,他一直在拨打一名90后女孩的电话,并且发了多条劝阻短信,但他最终遗憾地摇了摇头:“她居然不信我这个真警察,最终被假警察骗了13000元。”
杨博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的一位民警,就在16日那天,他接到了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的信息:一名安岳县境内的陈姓女子,正遭遇一名假警察的电信诈骗。
对于杨博来说,这种情况就是和犯罪嫌疑人赛跑,他必须赶在受害人汇款转账前,将其制止下来。从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过,他一直通过拨打手机和发送短信的方式,试图阻止陈女士给骗子汇款,但最终陈女士不仅没有相信他这位真民警,还把他的手机号提供给了骗子。
说起5天前的这起电信诈骗,杨博语气中透着遗憾和无奈,这是他今年劝阻的20余起案件中,唯一一件失败的。他说,其实这样的骗局,警方和媒体都反复提醒,受害人如果稍加甄别,就不会上当。
第一幕
假警察恐吓威胁
电话连线做笔录要她缴纳5万保证金
12月16日上午,安岳县的陈女士突然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,对方自称是上海民警。电话中,陈女士被告知涉嫌一起刑事案件,她一下就懵了。
接下来,对方让她协助调查,并让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接听电话。在她六神无主的情况下,对方建议她到安岳县城的宾馆开一个房间,然后接受调查,并通过电话做案件笔录。对方还称,该案件涉密,她不能将此事告诉任何人,包括身边的朋友、亲人。
对方一直未让陈女士挂断电话,她只好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赶到县城一家宾馆开房,然后继续接受上海“警方”做笔录。之后,对方告诉陈女士,她需要缴纳5万元取保候审保证金,否则警方将立刻将她拘捕归案。
在宾馆将近7个小时的时间里,陈女士遭到对方“洗脑式”的恐吓、威胁、游说。
第二幕
真警察极力劝阻
短信警告不要信警察反遭骗子“呼死你”
其实,陈女士与对方通话期间,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已经甄别出她可能正被电信诈骗,并立即将相关信息反馈给了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民警杨博。
接到线索后,杨博立即拨打陈女士的手机,但对方在通话中。杨博挂断后,又连续多次拨打,语音一直提示在通话中。
“是陈女士吗?我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,我们有情报显示有嫌疑人冒充公安机关给你打电话进行诈骗,请你不要相信!!!不要向对方转款!!!”电话打不通,杨博立即发短信给陈女士。
“一直在通话,短信提示她肯定会看。”杨博说,一分钟后,他再次拨打陈女士电话,依然在通话中。
杨博十分着急,12时22分,他又发出一条短信给陈女士:“你咋一直在通话?是不是嫌疑人打的!不要相信!不要转款!!!”
这条短信发出几分钟后,杨博的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归属地为“上海”。
“你为啥一直给我老婆打电话,警告你不要再骚扰她了。”对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杨博立马断定这是犯罪嫌疑人,并当即拆穿对方身份。
“当心你的小命!你等着,马上来收拾你!”对方气急败坏,对杨博破口大骂后,挂断了电话。
挂断电话后,杨博的手机被一个显示来电为上海的号码,连续不断地拨打。“响一声就挂了,一分钟打进来几十个电话。”杨博说,自己的手机一时间无法操作,他意识到可能被对方使用了“呼死你”软件,然后打开手机飞行模式,将该号码拉黑。
第三幕
查找受害人家属
父母不知女儿去向开房记录也无法查询
12点55分,躲过“呼死你”,杨博的手机能正常使用后,他再次拨打陈女士手机,依然在通话中。杨博推断,自己的手机号应该是陈女士提供给嫌疑人的,便向陈女士发出第三条短信:“我在喊你不要转钱,对方想方设法喊你转钱,你居然不相信我!!去相信嫌疑人!!!”
杨博说,虽然知道陈女士在安岳县境内,但对方一直不予回应,无法找到她的具体位置,但还是一遍遍拨打陈女士电话。同时,杨博与安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取得联系,希望安岳警方找到陈女士父母,一起来劝阻陈女士。
下午3时许,陈女士的电话突然显示已关机。“可能是一直通话,电池电量耗尽了。”杨博说,正感到无助时,安岳警方传来好消息,已经找到陈女士父母。
但是,陈女士父母反馈称,他们也不知道女儿去向,而且电话也打不通。
根据以往电信诈骗的特征,警方准备通过陈女士的身份证号,查询其当天是否在宾馆开房。“但马上遭到否定,因为开房记录不是实时上传,要两到三天才能传到公安系统。”杨博说。
第四幕
否认被骗未报案
警方调查隐瞒实情两天后才称被骗1.3万
12月17日,星期六,早上9时许,安岳当地警方再次与陈女士父亲联系,询问陈女士回家没有,对方称陈女士17日早晨回到家中,但不愿说前一天到底遭遇了什么。
安岳警方询问陈女士是否被骗钱财,陈女士和父亲均表示没有。加上陈女士未前往派出所报案,警方初步断定其并未受骗。
12月19日,星期一上班后,资阳警方一名女工作人员在回访陈女士时,陈女士才表示,16日下午6时许,被“上海警方”电话“调查”近7小时后,她在宾馆附近的一家ATM机上,向对方账号汇了13000元,即对方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金。
陈女士告诉资阳警方,汇款13000元后,对方继续游说,让她继续找亲戚和朋友借款,要汇够5万元才不会被拘捕。电话一直折腾到次日凌晨,陈女士一直表示自己真的再也筹不到钱,想回家了,对方才罢休。
陈女士也表示,她在接电话过程中,看到了杨博警官的短信,“我已经懵圈了,完全搞不清真假了。”陈女士说,起初,她怀疑过对方身份,但对方口吻显得很强势,“说我不该怀疑,怀疑就是态度不好,还要我向他们道歉。”
陈女士告诉警方,她告诉对方资阳警方发短信后,对方告诉她发短信的是骗子,让她提供短信内容和电话号码,他们介入调查。
21日下午,华西都市报记者拨打陈女士手机,她表示不愿再提及此事,便挂断电话。



真是再次应了那句老话,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正常人接到警察电话肯定反映不对,或者会去警察局核实。即使不核实,再有人劝阻的情况下,也应当有所警惕。而这名女子却固执的相信骗子的话,也只有剩下一声叹息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昨夜風 金币 +3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 2016-12-22 23:28

TOP

我觉得这也不怪那个女子,因为病急乱投医嘛!旁人看事最清晰,当局者迷。

TOP

人一着急,难免判断会失误,这个女子估计当时也是焦急得不得了!

TOP

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,没做过坏事怕什么,有什么可懵的呢

TOP

其實是种依赖症,有的人特别相信,也只能相信,貌似除了这些制服,什么都不能相信了

TOP

现在电视上、网上经常报道这种类似的情况,怎么还有人上当受骗啊

TOP

其实她不清楚?她比谁都清楚 只是她心里还有侥幸 希望骗子是真的

TOP

版主留言
arction(2016-12-27 16:22): 兄弟你这涉嫌符号灌水呀,回复字数要够10字,下不为例哦,感谢兄弟光临一家茶楼。
真的是大傻逼一个。。。。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7-2-20 23:57